泱泱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勃拉姆斯「降B大调第二钢琴协奏曲」
末乐章: 优雅的小快板-略快于急板
(Piano Concerto No. 2 in B♭ major, Op. 83: IV. Allegretto grazioso Un poco più presto)

        无论从何种角度作比,我们都不难发现约翰内斯·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 1833.5.7-1897.4.3)两部钢琴协奏曲之间的巨大差别,相隔20多年的漫长岁月,足以让一位生性矜持的年轻人磨平犄角,敛起锋芒,48岁时完成创作的「降B大调第二钢琴协奏曲」,同乐圣的“第二钢协”有着相同的调性,却全然没有勃氏早年「D小调第一钢协」那狂飙突进式的热血激情,而是代之以更为成熟的技巧和理性的表达,对于亲情、爱情、艺术以及人生的感悟,毋庸置疑地融入到作曲家的音乐语汇中。
        两次意大利旅行的深刻印象以及奥地利乡村景致的恬静怡然,为这部酝酿许久的作品提供了丰沛的灵感,同时令其展现出作曲家内心情绪的多样性,从庄严凝重到含蓄伤感(首乐章:不太快的快板);诙谐热情中夹杂疑虑彷徨(第二乐章:谐谑曲);舒缓宁静之上流露出厚重悲悯(第三乐章:行板-柔板),勃拉姆斯一生所主张的“交响协奏”理念不仅在作品乐章结构和配器编制上得以体现,在对主题的阐述与发展上,独奏乐器和乐队前所未有地处在平等位置上,钢琴不再如众星拱月般高高在上,有时甚至“屈尊”,以炫丽的装饰音为管弦乐增色添彩。回旋曲式的末乐章中,五个主题以镜像对称展开,并于钢琴和乐队间交织以频繁切换的调性变奏再现,轻盈活泼的乡村舞曲连缀意式情调的田园牧歌,澎湃激昂的匈牙利舞曲节拍则暗示出作曲家对该种曲风的情有独钟,小调慢速的忧郁缠绵同大调急板的刚毅豪爽极好地呈现出音乐情绪之对照,更使独奏乐器与乐队间的音色及力度得到了完美平衡,所谓的“钢琴主奏交响曲”形式由此可见。
        尽管勃拉姆斯本人从不炫耀技巧,增加的第二乐章在技术层面和音乐延展性上,仍对钢琴演奏者构成了极大的挑战,令该作品自1881年11月由作曲家本人亲自首演于布达佩斯后,一直位列钢协作品金字塔塔尖。
        意大利指挥大师克劳迪奥·阿巴多一生合作的乐团众多,从米兰斯卡拉、芝加哥交响、伦敦交响、维也纳爱乐到柏林爱乐,更有其亲手扶植或组建的马勒室内乐团、欧共体青年管弦乐团和琉森节日管弦乐团,留下的录音更是涵盖乐史各个时期与风格。在大师逝世五周年之日,我们暂且撇开评媒的毒舌与恶俗的偏见,静心聆听这版他与同胞波利尼合作的勃钢协,品位正值艺术盛年的阿巴多与年长他100岁的勃拉姆斯的心灵对话! 

独奏: 毛里齐奥·波利尼***
        
(Maurizio Pollini)
协奏: 维也纳爱乐乐团
***
        (Wie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克劳迪奥·阿巴多***
        (Claudio Abbado 1933.6.26-2014.1.20)

九夏樂音:

遠樹留殘雪,寒江照晚晴 。
分明江上數峯靑 。
倚檻舊愁新恨,一時生 。

春意來無際,歸舟去有程 。
道人元自沒心情。
楚夢祗因沈醉,等閑成 。       


詞牌: 南歌子
詞作: 張元千(南宋)
樂曲: 寒江殘雪(笛曲)
大笛: 俞遜發(1946.1.8-2006.1.21)

古水:

        1983年上映的日本影片「南極物語」(Antarctica),取材自日本南极探险队的真实故事,15只因气候原因被困基地的雪橇犬,在与人类完全失联的情况下,为生存而顽强抗争的故事打动了无数观众,也为这片人迹罕至的冰封天地注入了一股暖流。
        影片制作耗时三年,大部分在北海道拍摄,为臻画面的真实性与完美度,剧组更远赴南极取景,表现人与动物深厚情感及大自然残酷之同时,更记录下人类前所未见的绮丽美景,悲壮感人而又充满温馨。希腊音乐家范吉利斯(Vangelis)为影片创作的配乐,具有很强的画面感,合成器的神奇音效营造出一片晶莹雪白的梦幻世界,给人心灵震撼的同时,更添无限遐想。
        该片获得当年度柏林电影节金熊奖提名,并在同年日本电影学院奖的角逐中,一举摘下包括最佳影片和最佳电影配乐在内的四个奖项。2006年好莱坞影片「南极大冒险」即根据此片翻拍。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威尔第「西西里晚祷序曲」
(I vespri siciliani: Overture)

        现代意义上的意大利形成前的很长历史时期里,其下诸多行省(大区)如威尼斯、那不勒斯以及西西里等都是各自独立的王国,而这些王国又在欧洲各大君主势力与罗马教廷长期的权力纷争中,历经血雨腥风的权力更迭。王朝的辉煌终归于尘土,惟自由精神得流芳万古!
        1282年的西西里,正处在安茹王朝夏尔一世的统治下,这位法王路易九世胞弟依托着法兰西王室和教宗的强大后盾,恣意践踏领地人民的自由与尊严,民怨四起的西西里到处涌动着起义的暗流。3月30日,在巴勒莫圣神大教堂的复活节晚祷仪式上,法籍士兵当众侵犯当地妇女之行径引发众怒,进而引发一场血腥的种族仇杀,这就是著名的“西西里晚祷事件”,很快起义之火随着晚祷钟声传遍全岛,持续20年的西西里晚祷战争亦由此开始......
        朱塞佩·威尔第(Giuseppe Verdi 1813.10.9-1901.1.27)以这一真实历史事件为背景创作的同名歌剧,最初是为巴黎歌剧院而写的法国大歌剧,于1855年6月首演并获得成功。在之后的意大利演出时,却因剧本审核之故,作曲家无奈将故事发生地从13世纪的西西里改成了17世纪西班牙统治下的里斯本,以回避敏感政治元素。次年,在保持意式歌剧纯粹性的呼声中,威尔第又将第三幕中体现大歌剧特色的大段芭蕾节略,自此确立下该剧的标准版本直至今日。推荐的序曲,是该剧最为人熟知的部分,由象征晚祷仪式的慢速庄严主题开场,激烈的定音鼓引出浓重而摄人心魄的中段主题,暗喻民众对暴政之奋起抵抗,乐曲随后转入弦乐奏出的抒情旋律,同时以模仿行军步伐和战马嘶鸣的急促铜管承接,预示人民意志的坚定与不可战胜,第二主题经过反复和增强,升华为一支凯旋之歌,壮阔无比,激动人心!  

演奏: 维也纳爱乐乐团***
        (Wie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朱塞佩·西诺波利***
        (Giuseppe Sinopoli 1946.11.2-2001.4.20)

古水: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贝多芬「D大调钢琴三重奏“鬼魂”
末乐章: 急板
(Piano Trio in D major, Op. 70 No. 1 "Ghost" - III. Presto)

        钢琴三重奏从古典奏鸣曲发展衍生而来,配器上以键盘乐器呼应大小提琴,实现音域和音色上的平衡与和谐。“第一维也纳学派”的三位音乐巨匠--海顿、莫扎特及贝多芬分别为该种室内乐形式的确立、拓展与完善倾注了各自的才思心血。
        完成于1808年夏的「D大调钢琴三重奏」,在路德维希·范·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2.17-1827.3.26)同体裁作品中知名度仅次于「“大公”三重奏」(Op. 97),令人惊悚的“鬼魂”之名则源于其阴郁而具挽歌色彩的慢乐章,究其最原始的素材可能正来自于一部最终被作曲家弃笔的以莎翁名作「麦克白」为蓝本的歌剧中的片段。同该时期许多著名的作品一样,遭受着身体与精神双重磨难的贝多芬,并未在其音乐中表现出过多甚至过于明显的消极情绪,而是以所谓的“英雄”化的乐句,展示出其性格中乐观豁达,顽强抗争的积极面。首尾乐章的明朗同第二乐章的晦涩所形成之对比,音色上的明暗交替让人自然联想到“命运”的激烈回荡和“田园”的返璞归真,却又时时被隐含在音符深处的一丝不安所牵挂,仿佛如鲠在喉的心灵之歌,抑或桎梏手脚的命运之舞,动人心扉之处恰暗合了每个人似有似无或轻或重的记忆之伤。
        末乐章急板,钢琴以清新流畅的音阶弹奏出优美华丽的第一主题,如一场快雨,冲刷掉内心集聚的苦闷,第二主题随之而来,大提琴优雅深沉的揉弦衬托出高音的清亮欢快,钢琴声部有力的敲击,更似在诉说一份信念之坚定与执着;展开部中三件乐器互换角色和谐对答,将主题推向一场绚丽夺目的音响盛宴,偶现的不和谐“暗点”亦瞬间消失在涌动着热情的音浪中,乐曲在乐器间默契而不失谐趣的主题再现中进入尾声。 

早期钢琴: 安德里亚斯·斯泰尔***
               (Andreas Staier)
小提琴: 丹尼尔·塞佩克***
            (Daniel Sepec)
大提琴: 尚-古汉·奎拉斯***
            (Jean-Guihen Queyras)

九夏樂音: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 。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       


五絶: 問劉十九
詩作: 白居易(唐)
樂曲: 冬雪(琴簫合奏)
作曲/編曲: 張帥
専輯: 森林中的吆嗦

古水:

        “羽变火,火变血,血变骨,骨变髓,髓变尘,尘变雪。”
        纪录片「尘与雪」(Ashes and Snow)是加拿大自然摄影师格里高利·考伯特(Gregory Colbert)历经13年时间和27次长途跋涉后的活动影像集,少女与大象、儿童与猎豹、雄鹰与僧侣、抹香鲸与潜水者和谐共存的原始状态,被定格在一帧帧唯美而富有诗意的画面中,教久困于现代文明的观众,不禁怀疑起这一切的真实性。而当空灵的人声从不染纤尘的琴音中破茧而出,穿过一望无际的荒漠与海洋,久久萦迴耳际,那种超越一切语言的心灵震撼,会让你在瞬间释下所有疑惑,仿佛梦见自己的前世与来生,慢慢忆起并感动于这份久违的爱与互信--天地万物本为一体,人类当平等谦卑地对待一切生灵,生命的轮回就是一场灵魂的洗礼与净化。
        曾为奥斯卡获奖影片「角斗士」演唱片尾曲的澳洲女歌手莉萨·杰拉德(Lisa Gerrard),联手爱尔兰作曲家帕特里克·卡西迪(Patrick Cassidy)共同为该片原声大碟献上了四段原创音乐。这首「晚祷」(Vespers)旋律凄美,意境苍凉,莉萨用她自创的语言,吟诵出深邃凝重的祷文,是人类对自身罪孽之虔诚忏悔,亦是对遭受伤害生灵的深切抚慰。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纯洁的玫瑰」
(A Spotless Rose)

        「纯洁的玫瑰」源自17世纪德语圣诞颂歌,原名为"Es ist ein Ros entsprungen"(一朵绽放的玫瑰),歌中以玫瑰象征童贞女玛利亚,她张开双臂奉上神的儿子,人类的救主--耶稣,因契合「以赛亚书」中对基督降生的预言性描述,该曲常在圣诞或主显节仪式上演唱。20世纪英国作曲家赫伯特·豪厄尔斯(Herbert Howells 1892.10.17-1983.2.23)于1919年将其改编为四声部(SATB)教堂赞美诗,歌词则采用凯瑟琳·温克沃斯(Catherine Winkworth 1827-1878)的英语译本,是为该曲于当代传唱最广之演绎版本。

Winkworth英译唱词(中译 © 古水 严禁盗用及站外转载)
A Spotless Rose is blowing
纯洁的玫瑰正绽放
Sprung from a tender root
自她那纤弱的根茎
Of ancient seers' foreshowing
如古先知预言那样
Of Jesse promised fruit
延续耶西血脉宗
Its fairest bud unfolds to light
她将光明带向世界
Amid the cold, cold winter
在那最凛冽的寒冬
And in the dark midnight
于那最黑暗的午夜

The Rose which I am singing
玫瑰我欲由衷颂唱
Whereof Isaiah said
如先知以赛亚所示
Is from its sweet root springing
带给世间美好希望
In Mary, purest Maid
纯洁无暇一如处子
Through God's great love and might
藉由上帝仁爱力量
The Blessed Babe she bare us
赐予世人神的子嗣
In a cold, cold winter's night
在那寒冷冬日晚上  

演唱: 加布里埃利合唱团*** 
         (Gabrieli Consort) 
指挥: 保罗·麦克里什***   
         (Paul McCreesh)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亚伦斯基「埃及之夜组曲」
之 胜利者之舞
(Egyptian Nights Ballet Suite, Op. 50a - IV. Dance of The Ghazies)

        独幕芭蕾「埃及之夜」是俄罗斯作曲家安东·亚伦斯基(Anton Arensky 1861.7.12-1906.2.25)唯一一部舞剧作品,受当时的俄罗斯皇家芭蕾舞团(马林斯基芭蕾舞团的前身)委托创作,却因担任编舞的列夫·伊凡诺夫(Lev Ivanov)不幸身故而未能完成,作曲家本人逝世后两年,该剧方在米哈伊尔·福金(Mikhail Fokine 1880.4.23-1942.8.22)的编排下正式公演。
        故事发生在克里奥佩特拉统治下的埃及,青年猎人阿蒙同女王侍女维罗妮卡相爱并许下婚誓,却又拜倒在艳后的妖娆姿色前,意乱情迷间背弃恋人,甘愿沦为欲望的牺牲品,而当女王配偶马克·安东尼凯旋归来,狠毒的艳后赐阿蒙毒酒,从而将之灭口,痴情的维罗妮卡望着尼罗河上远去的女王船队,抱着爱人冰冷的尸体,悲愤交加,独自哭泣......
        整剧音乐优美动听,风格绚丽,同时加入了很多阿拉伯舞蹈元素,以对应故事背景和人物性格。选取亚伦斯基原始配乐改编的同名管弦乐组曲在当今较全剧更为常见,推荐这段充满英雄气概的群舞乐段,出现在阿蒙与女王行云雨之欢后的宫廷歌舞中,骄奢淫逸的克里奥佩特拉以胜利者的姿态,展示着她对于男人、国家和一切的强烈操纵欲。   

演奏: 苏联国家交响乐团***
        (USSR State Symphony Orchestra)
指挥: 叶甫根尼·斯维特兰诺夫***
        (Yevgeny Svetlanov 1928.9.6-2002.5.3)

Ps: 「埃及之夜」芭蕾电影链接(点击观赏)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舒伯特「A大调回旋曲」
(Rondo in A major for piano duet, D 951)

        钢琴四手联弹在18、19世纪的贵族及菁英阶层甚为流行,家庭成员或知己好友趁着雅兴,或吟诵一阕短诗,或共弹一首小曲,亲切温馨,和谐融洽中,既调节了气氛又增进情谊。
        弗朗茨•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的社交圈主要是一些趣味相投的艺术好友,诗人、歌者,当然更有擅长键盘演奏的新贵,同其大量的艺术歌曲一样,四手联弹显然具有创作基础和欣赏群体。从十几岁至生命结束的不到20年间,舒伯特将该种演奏形式引入到包括进行曲、舞曲、幻想曲及奏鸣曲等不同体裁之中,无形中树立了他在四手联弹领域的卓越地位。
        [A大调回旋曲]完成于作曲家生命最后一年,亦是其一生众多四手联弹创作之尾声。整曲采用“类似小行板的小快板”,2/4拍,primo和secondo分别担任主题与伴奏部,简单纯净的主题以两个插部作分隔三次再现,装饰音的点缀及音型变化推动主题发展,舒缓的节奏与明朗的大调音色,无疑使得乐曲有别于作曲家晚期钢奏的深邃迷离,起伏波折,呈现出一番抛却忧虑,恬淡静谧的氛围,这许是作曲家在人前刻意掩饰内心苦痛,而将世间的欢乐谱写在每一个音符上,更或是对美好梦想的憧憬与残酷现实的自我安慰。舒伯特死后多年,好友们将他包括该曲在内的许多小范围流传的作品手稿陆续出版,世人由此听到一位音乐天才在生命磨难中的欢笑与叹息。
        推荐阿格里奇与弗莱里在2009年萨尔茨堡音乐节上用双钢琴对该曲之演绎,流畅自然的乐句全然得于两位老友间的心灵默契。

演奏: 玛莎·阿格里奇***
        (Martha Argerich)
        内尔森·弗莱雷***
        (Nelson Fre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