泱泱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舒伯特 「对月吟」
(An den Mond, D. 259) 

        “咏月”是古今中外文学与音乐创作的永恒主题,借物抒怀,歌以咏志,寓意高洁的月亮被升华为精神世界的至上追求。弗朗茨·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一生共写有多首以「对月吟」为题的艺术歌曲,完成于1815年的"D. 259",歌词采用了德国诗人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1749-1832)发表于1778年的同名诗作。全篇借皎洁月光起兴,将之比作知己与爱人,娓娓倾诉内心愁楚与孤寂,流露出对名利追逐的怅恨和对完美人生之向往。艺术歌曲之王以其动人旋律和浪漫诗意,大大深化了原著内涵及艺术感染力,静夜谛听,不觉戚戚动容。

唱词中译(© 古水 严禁盗用及站外转载)
妳又为溪谷层林,轻拢起雾帐,
亦把我蒙尘的心,再一次涤荡 。
清辉似眼底波光,把四周照亮,
如知交常伴身旁,对命运凝望 。
逝去年华的悲欢,在心中回响,
月下我顾影自怜,欣喜复惆怅 。

奔流吧小溪,携欢乐流向远方,
遗我黯神伤 。
一切俱消失,笑语热吻或衷肠,
须臾转凄凉 。
曾经拥有的过往,当恒久珍藏,
岁月赋予的风霜,亦永生难忘 。
低鸣吧小溪,沿山谷淙淙流淌,
和着那旋律,咏作我内心歌唱 。

曾作冬夜里,漫过堤岸的激浪,
又在春晖里,绸缪蓓蕾的怒放 。
谁又能放下怨嗔,挣脱这尘网,
共挚友舒怀敞襟,洞世间万象 。
愿你我神游梦中,趁当楼蟾光,
穿过那胸中迷宫,作夜之徜徉 

演唱: 伊恩·博斯特里奇*** 
        (Ian Bostridge)
伴奏: 朱利叶斯·德雷克*** 
        (Julius Drake)

九夏樂音:

摘一片楓葉給自己,趁牠猶帶夏果的金黃,
循淸晰舒展的莖脈,鐫下載滿思念的詩行 。

在朔風乍起的一瞬,舞作大唐的翩翩霓裳,
隨迤邐南飛的雁陣,譜成夢裡的笛聲悠揚 。

年華流轉關山迢遞,錦書難慰離人斷腸,
紅葉一枚默默無語,暖意勝卻明月寒霜 。

樂曲: 楓思秋月(鋼琴/簫)
鋼琴: 趙海洋
文字: © 古水(嚴禁盗用及站外轉載)

古水:

        袅袅炊烟是线,缝起鸡犬相闻的田园光阴。要寻一段锦色素年,摘春花泡酒,听夏风浅吟,赏温柔秋月,寻冬雪腊梅。草木闲情光阴里,当一个对红尘不理不问的渔樵闲人,守着青瓦老宅,日出忙活,日落读书,听鸟鸣,闻花香。直到瓦片与石子路的缝隙间生出了青草,才知时光正在悄然老去...... 
 
 
文摘: 时光印痕--唐诗宋词中的节气之美 
作者: 沈善书 
音乐: 杲杲日出
(Here Comes the Sun) 
作曲: 乔治•哈里
森(George Harrison 1943-2001) 
改编/演奏: 大卫•贾格斯(David Jaggs)

古水: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贝多芬「降B大调第二十九钢琴奏鸣曲」
末乐章: 引子/广板 – 赋格/坚定的快板
(Piano Sonata No. 29 in B♭ Major, Op. 106 "Hammerklavier"- IV. Introduzione: Largo – Fuga: Allegro risoluto)

        “槌子键琴”(Hammerklavier)完稿于1818年秋,标题源自德语中对早期击弦钢琴的称呼(hammerklavier),路德维希·范·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2.17-1827.3.26)将之题献给鲁道夫大公。庞冗结构下的辉煌技巧与精深内涵,却非那位慷慨的赞助人所能驾驭和理解,乐器之王的非凡表现力几被发挥到极致,更臻与整个管弦乐团旗鼓相当之境。在无声世界里痛苦摸索,试图找回自我存在的作曲家,此刻俨然已是精神世界的主宰,用音符重绘内心世界壮丽云图,更以织体重塑大千世界完美格局。
        常见于晚期贝钢奏之四乐章形式,为器乐作品赋予了交响化的叙事架构,更为充裕的情感表达空间,也令舒伯特频频借鉴在其钢奏作品中,却终与乐圣尊贵不凡、兼济天下之王者气度相去甚远。末乐章以一段缓慢而具冥想气质的引子开始,在速度和情绪上同三乐章(绵延的柔板)自然衔接,紧接着的快板则以其简洁活泼的主题再现二乐章谐谑曲之节奏特征,令人眼花缭乱的变调后,乐曲转入降B大调,展开一段堪称作曲家谱写的最长赋格段落,调性上及音型上呼应首乐章开头的一连串强音,半音化的乐句展开奠定了末乐章的不协和基调,极富对比性的乐句中间,贝多芬展现了其在对位技法上的极致造诣。孕育自磨难与孤独却焕发出无限热情,充满着愤怒与挑衅却教十指双耳欲罢不能,作曲家选择一条无人踏足的荒径,来向世人证明勇者不悔的誓言和探求真理的决心。
        应当说,现代钢琴的音域及音色特质更适于实现这部作品的技巧从而还原其意图,作为贝钢奏热门曲目,陷入“砸琴”的技术误区常在所难免,以此作为版本评判依据实不可取,力度、踏板运用和演奏时长很大程度上决定该作演绎优劣,老一辈德奥大师如Schnabel、Backhaus及Kempff等人的解读自当崇敬,Pollini、Barenboim的诠释也各异其趣,中生代演奏家们指尖的声音予人更多一份个性化思考与理性认识。推荐这版日裔女钢琴家児玉 麻里于近年的录音演绎,非常学院派而独具风格的一版! 

演奏: 児玉 麻里***
        (Mari Kodama)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维瓦尔第 经文歌「若不是上帝」
第四段: 主赐其亲爱之人安睡
(Nisi Dominus, RV 608 - IV. Cum Deterit)

        「旧约·诗篇」第127篇是唯一出自所罗门王之手的“上行之诗”,全篇五节以隐喻和双关笔法表述了“耶稣基督是一切福赐之源,若不是耶和华,一切皆为徒然”的概念。在通行的拉丁语译本中,该诗以两个“若不是”(Nisi Dominus)的虚拟假设句--“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点题切旨地肯定了主的功绩,告诫世人坚定信仰。
        得益于基督教文化在欧洲历史上之主导地位,从文艺复兴至巴洛克晚期,基于「诗篇」内容的音乐创作层出不穷,这其中自少不了身为神职人员的安东尼奥·维瓦尔第(Antonio Vivaldi 1678.3.4-1741.7.28)。“RV 608”便是他为“诗篇127”谱写的两部圣乐作品之一(另一部RV 803)。作品名称沿袭自同类体裁对于基督教箴言“Nisi Dominus”的借用,八个唱段附结尾(amen)由室内乐队伴奏加独唱演绎。第四段"Cum Deterit"(取拉丁文唱词首句Cum dederit dilectis suis somnum前两个单词),内容参照克雷芒八世的拉丁文译本,合并了原诗第二节中“主赐其亲爱之人安睡”与第三节“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意指人们在劳作后依然蒙主的恩惠入睡;同亚当夏娃一般,受造物主恩宠得以降生并“繁衍”后代,传递生命火种及神的旨意。
        依巴洛克时期惯例,教堂音乐人声部分当回避女性演唱者,以童声或阉人歌手代替。这里推荐当代countertenor与古乐团之合作演录,来自阿根廷的新锐假声男高音Franco Fagioli以其醇厚饱满而富穿透力的嗓音,带领听者重回三个世纪前的威尼斯,谛听一场无比虔诚的灵魂皈依。

演唱: 弗兰科·法吉奥里*** 
        (Franco Fagioli)
伴奏: 巴洛克人室内乐团*** 
        (I Barocchisti)
指挥: 迭戈·法索利斯*** 
        (Diego Fasolis)

古水:

妙竹佳音煊曙色,
煙洲皓露浣秋聲 。
潯陽遺韻無人識,
西域新拍負曜名 。
羈旅十年霜染鬢,
樽前一曲漱塵纓 。
杳聞蕭瑟離思調,
月滿關河幾處明 。



音乐: 旭辉(Morning Glory)
编曲: 卡努纳什(Karunesh)
文案: 拟古七律

诗作: © 古水(禁止盗用及站外转载)

九夏樂音: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淸秋 。
漸霜風凄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 。
是處紅衰翠减,苒苒物華休 。
唯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 。
嘆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
想佳人,妝樓顒望,誤幾囬,天際識歸舟 。
爭知我,倚欄杆處,正憑凝愁 。

詞牌: 八聲甘州
詞作: 柳永(宋)
樂曲: 雲水逸
筝: 張曉紅
笛: 王華

古水:

但齐「D大调序曲」
末乐章: 不太快的小快板
(Overture in D Major, P. 228: III. Allegretto ma non troppo)

        弗朗茨·伊格纳兹·但齐(Franz Ignaz Danzi 1763.6.15-1826.4.13)出生在德国西南小镇施韦青根,自幼跟随在曼海姆宫廷担任大提琴手的意大利裔父亲学习音乐,成年后辗转慕尼黑、莱比锡、斯图加特等地担任乐师及乐正,晚年专注于音乐教育和推广,62岁时卒于卡尔斯鲁厄。
        纵观但齐生活的时代,可谓人才辈出,名家云集。年长的海顿身居埃森施塔特,绸缪着古典大幕后的主音;天才的莫扎特离开萨尔茨堡,为音乐之都带去一缕清新;意气风发的贝多芬亦择高处而立,向整个欧洲挥洒着他的激情;后生可畏的韦伯更屹立潮头,奏响浪漫主义先声。身负一流大提琴家之名的但齐,虽创作体裁广泛,音乐精致迷人卓显声部美感,却在当时乃至今日频遭忽视,20世纪对其作品目录的整理修订,无疑让世人以客观的视角重新评价其于乐史之地位。
        这部「D大调序曲」,以"P"(Volkmar von Pechstaedt)编号推断,当是但齐晚期作品,形式上与意大利式交响曲(sinfonia)相仿,快-慢-快三乐章结构,兼有器乐协奏曲的对话特性与早期曼海姆交响曲之风格,末乐章中,长笛清脆的哼唱同乐队庄严的回响凝成一曲果香浓郁的秋日畅想!

演奏: 慕尼黑室内乐团**
        (Münchener Kammerorchester)
指挥: 霍华德·格里菲斯**
        (Howard Griffiths)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莱哈尔 轻歌剧「快乐的寡妇」
第三幕二重唱: 双唇无语
(Die lustige Witwe:  Act. III - "Lippen schweigen")

唱词大意(中译 © 古水 严禁盗用及站外转载)
(男)美好时光令人陶醉心神往,双唇无语海誓山盟永不忘。
(女)真挚爱情予我生命和力量,相伴朝暮不舍离分共久长。
(男)听那相思弦上,似在倾诉衷肠,我心依然时刻为你思量。
(女)夜莺歌唱,多么甜蜜悠扬,此情不渝挽你共赴沧桑。
(男)我爱你!
(女)
(合)真挚爱情予我生命和力量,相伴朝暮不舍离分共久长

      「快乐的寡妇」(又译“风流寡妇”)是匈牙利作曲家弗朗茨·莱哈尔(Franz Lehár 1870.4.30-1948.10.24)最成功的轻歌剧作品。德语轻歌剧的轻松诙谐之上融入法国喜歌剧的华丽浪漫,跌宕起伏的剧情设置辅以优美流畅的音乐编创,使之赢得了乐界及观众的一致青睐,在从1905年首演至作曲家逝世的几十年间,风靡世界歌剧舞台,至今仍广受欢迎。
        三幕故事围绕一对有情人的聚散离合展开,贵族子弟达尼洛与平民女子汉娜因门第观念无缘牵手。不久后,以驻法使馆秘书身份被派驻巴黎的达尼洛接到一项特殊任务,为本国富有而美貌的银行家遗孀格拉瓦利夫人充当“护花使者”,并在必要时成为她的丈夫,以免其巨额财富因跨国婚姻而流失。舞会上,当认出眼前的贵妇就是往日恋人时,郁闷未消的达尼洛竭力克制心中的爱火,而汉娜也以矜持掩饰惊讶。经过一番彼此试探和相互考验后,这对仍深爱着对方的鸳鸯终于化解恩怨,在众人的祝福声中永结同心。
        第三幕中,男女主人公的一段深情对唱,朴素动人,优美隽永,其轻盈的旋律来自第一幕舞会华尔兹主题,作为整部歌剧最为人熟悉的乐段,常以纯器乐及不同改编演绎出现在音乐会上。        

女高音: 伊丽莎白·哈沃德***
           (Elizabeth Harwood 1938.5.27-1990.6.21)
男高音: 瑞奈·科洛***
           (René Kollo)                        
演奏: 柏林爱乐乐团***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赫伯特·冯·卡拉扬***  
        (Herbert von Karajan 1908.4.5-1989.7.16)

古水:

德沃夏克「E小调玛祖卡」
(Dvorák: Mazurek, Op. 49, B. 90)

        19世纪下半叶日趋高涨的民族主义热情,亦渗透到严肃音乐领域,创作元素及结构样式的多元化、民族化,使得浪漫派衍生出民族乐派这一分支,继承德奥古典浪漫主义音乐理念的同时,在风格上保有鲜明的地域特征。
        受"捷克音乐之父"斯美塔那(Bedřich Smetana 1824.3.2-1884.5.12)之影响,步入创作成熟期的安东尼·德沃夏克(Antonín Dvořák 1841.9.8-1904.5.1)在民族音乐的土壤里逐渐找到了自己的创作方向与灵感。1778年「斯拉夫舞曲第一卷」(Op. 46) 的成功,不仅为他赢得了国际声誉,更让人们见识了捷克民族热情奔放而又伤感多情的性格。次年完成的「E小调玛祖卡」依然劲吹民族风,源自波兰的三拍子舞曲被作曲家赋予了多情而浪漫的气质,既不同于肖邦笔下那富于民族气节的铿锵颂歌,又超越了传统风格舞曲固有之单一表情,波西米亚式忧伤弥漫在每个动人乐句间,微笑与泪水点缀着迷人的舞步,荡漾起内心愁楚与欢悦的涟漪。
        遵循「斯拉夫舞曲」之取材原则,作曲家仅仅提炼了民族音乐的特质元素与节拍样式,通篇优美的主题旋律皆出自德沃夏克原创,因而展现出其极具辨识度的音乐个性。这里推荐作品的小提琴与乐队演绎,相较小提琴与钢琴的原始版本(B. 89),丰盈的织体与层次当使作品更具感染力。 

独奏: 伊利亚·格林戈茨**
         (Ilya Gringolts)
协奏: 布拉格室内爱乐乐团**
         (Prague Philharmonia)
指挥: 尼古拉·圭里尼**
         (Nicola Gueri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