泱泱

古水:

自由的人,你将永把大海爱恋!
海是你的镜子,你在波涛无尽,
奔涌无限之中静观你的灵魂,
你的精神是同样痛苦的深渊 。

你喜欢沉浸在你的形象之中,
你用眼用手臂拥抱它,你的心,
面对这粗野,狂放不羁的呻吟,
有时倒可以派遣自己的骚动 。

你们两个都是阴郁而又谨慎,
人啊,无人探过你的深渊之底,
海啊,无人知道你深藏的财富,
你们把秘密保守得如此小心!

然而,不知过了多少个世纪,
你们不怜悯,不悔恨,斗狠争强,
你们那样地喜欢残杀和死亡,
啊,永远的斗士,啊,无情的兄弟!

诗歌: 人与海
         (L'Homme et la mer)
作者: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 1821-1867)
翻译: 郭宏安
音乐: 海洋(Oceano)
作曲/编曲: 罗伯托•卡恰帕利亚
                (Roberto Cacciapaglia)
钢琴: 米歇尔•费德里戈蒂
        (Michele Fedrigotti)
协奏: 皇家爱乐乐团
        (Royal Philharmonic Orchestra)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勋伯格「古雷之歌」
第一部分: 前奏曲
(Gurre-Lieder: Part I. Orchestral Prelude)


“大地虚幻的夏之梦,很久以前就都化为尘土了,但在越过无数树木的高处,风在更明亮的地方飘荡,因为那里美得像一场梦境,他明白那一定是花朵在绽放,从茂密的树叶中穿过,发出奇妙的声音...风卷起漩涡从天空的坡道滑下,到那明镜般的湖面,在波浪无尽的飞舞之中,倒映出苍白的星光......”


        「古雷之歌」是奥地利作曲家阿诺德·勋伯格(Arnold Schoenberg 1874.9.13-1951.7.13)早期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在1900年构思之初,作曲家仅打算将之写成一部包含男、女高音独唱和钢琴伴奏的声乐套曲,用来参加当年维也纳作曲家协会的创作竞赛,因作品庞大冗长的篇幅与创作周期而错过了截稿日,于是勋伯格索性将已经完成的九首独唱曲重新排序并添上前奏、间奏及一首用作情节交代的女中音唱段(“林鸽之歌”)组成第一部,同时续写了第二、第三部分,在因种种原因搁置近十年后,于1911年底最终完成了管弦乐配器总谱,隔年的2月23日,作品在维也纳首演大获成功,早已听惯评媒冷言冷语的勋伯格却表现出异常的淡定与平静,仅在谢幕时向乐队及指挥深鞠一躬,把固执冰冷的背影留给了全场近乎癫狂的听众。
        作品脚本及唱词来自于丹麦作家延斯·彼得·雅各布森(Jens Peter Jacobsen 1847-1885)的叙事长诗,讲述中世纪丹麦国王瓦尔德玛与古雷堡多薇公主互生爱慕,妒火中烧的王后赫尔维格狠毒地将多薇杀死,瓦尔德玛悲痛欲绝继而怒斥神灵被降罪赐死,成为徘徊于阳间的游魂,同他的幽灵军团夜夜狩猎于古雷堡周边,令人不寒而栗,直到旭日东升方回墓地安息。
        “爱与死”的悲剧性和“灵与肉”的非世俗性,令人很自然将这部史诗气质的康塔塔同瓦格纳中晚期乐剧联系到一起,的确,贯穿整部作品的主导动机运用和晚期浪漫主义对音乐戏剧性的极力渲染,都在「古雷之歌」中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融入独唱、合唱与韵律诗配乐朗诵的第三部分则在管弦乐织体的此消彼长与器乐组间角色的纷繁互换中,展现出马勒晚期交响乐创作手法之深刻影响,难怪后人亦将这部技巧复杂气势磅礴、情感细腻浪漫动人的作品称作“交响化的抽象歌剧”。在该作从构想到成稿的十一年间,作曲家亦逐步打破了欧洲古典音乐几百年来固守的审美框架,从浪漫主义传统的继承者转向无调性风格的开创者,其倡导的“十二音体系”在当时乃至今日几成晦涩怪诞和前卫反传统的代名词,却也为20世纪音乐发展指明了某种新的方向,其独特意义正如当代古典乐评人莱布雷希特所言:“在新的世纪,勋伯格被视为与毕加索和乔伊斯一样改变了人类对艺术形式的认知。”
        前奏部分以长笛的持续震音配合竖琴的轻柔拨奏,营造出黄昏时分微风轻拂,波光粼粼之意境,让人对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满怀期待之余,更为第一段独唱作背景铺垫。唯美动人的旋律在颇具“印象主义”风格的配器烘托下,呈现出一种神秘浪漫而又梦幻瑰丽的气质,一段凄美悲怆的旷世之恋就在这教人赏心悦耳的爱之赞歌中拉开帷幕。
        按照勋伯格原作总谱的要求,演绎这部作品需要在常规双管制乐队基础上大量增加管乐编制(十把圆号/六支小号/四支瓦格纳大号/六个定音鼓)和细分弦乐声部,近150人的乐手加上约200人的演唱者(5位能胜任瓦格纳歌剧角色的独唱者/3个四声部男声合唱团/1个八声部混声合唱团/1名朗诵者),将近400人的庞大演出阵容,令整部作品在当代无论从排练上演到录制后期,都堪称一件盛事或壮举,更是挑战乐队实力、指挥能力和唱片公司财力的试金石。若没有记错的话,国内仅有上海交响乐团曾于前几年在沪、京两地各献演几场,一票难求,传为佳话。推荐前东德指挥大师Herbert Kegel在其晚年执棒亲兵Dresden Philharmonie的精彩演录,莱广交成员及LRC、BRC两个德国合唱团体的助阵,更如虎添翼,增色不少。

演奏: 德累斯顿爱乐乐团***  
        (Dresden Philharmonie) 
         莱比锡广播交响乐团成员  
        (Members of Rundfunk-Sinfonie Orchester Leipzig) 
指挥: 赫伯特·凯格尔***  
        (Herbert Kegel 1920.7.29-1990.11.20)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沃尔夫-费拉里 歌剧「四个老顽固」
第二幕间奏曲
(Wolf-Ferrari: 
Die vier Grobiane - Intermezzo)

        尽管也曾追随潮流,探寻“真实主义”对于意大利歌剧艺术的革新之路,并留下传世佳作「圣母的珠宝」,然无论其生活的年代抑或欣赏趣味多变的当代,埃尔曼诺·沃尔夫-费拉里(Ermanno Wolf-Ferrari 1876.1.12-1948.1.21)仍被认为是一名出色的喜歌剧作曲家,信手拈来的迷人旋律和根植民间的音乐素材,令人自然联想起罗西尼时代轻歌剧的轻松和率真。
        沃尔夫-费拉里最成功的喜歌剧大多基于18世纪威尼斯剧作家戈尔多尼(Carlo Goldoni 1707-1793)的剧本创作,身为德意混血的他更常为自己的作品准备德语和意语两个版本,以便在自己声名显赫的德语地区和出生地分别上演。完成于1905-06年间的喜歌剧「四个老顽固」,取材于戈尔多尼1760年的戏剧脚本「莽汉」,全剧以轻松幽默的手法调侃了四位保守迂腐的威尼斯中产阶级,讽刺了其落后时代的清教徒式生活,及其同及时行乐的社会风尚间的种种矛盾。整部歌剧在当代已经极少在意大利以外的地方上演,但这首短小而充满生机的间奏曲却还是能给予听者心灵安抚,同时激发起对作曲家非凡才华的无穷赞叹。
        推荐以色列单簧管演奏家Sharon Kam与乐队的协奏版本,相较原曲中突出的长笛声部,黑管温暖而带鼻音的声腔,更能显出一丝欢悦底色之上的歌唱气质。 

黑管: 莎朗·卡姆***
        
(Sharon Kam)
奏: 海尔布隆符腾堡室内乐团**
        
(Württembergisches Kammerorchester Heilbronn)
指挥: 鲁本·加扎里安**
        
(Ruben Gazarian)

古水:

拂耳海风犹如一首摇篮曲,
我在椰树间的吊床上沉沉入眠 。
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山,
头顶是星空深邃的蓝 。

梦里时闻远处浪涛拍岸,
梦醒却无法述之以片言 。
便由日出日落云舒云卷,
穿过指间拨响根根琴弦 ......


音乐: My Hawaiian Heart(我的夏威夷心)
演奏: Jim (Kimo) West

文字: © 古水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库普兰「熄灯日课第三首」
第一段咏叹调 
(Couperin: Troisième leçon de ténèbres - I. Jod)

        熄灯礼拜(拉丁语:Office de Ténèbres)是天主教在复活节前最后三日(即圣周四、圣周五及圣周六)所举行的仪式,仪式开始后,教堂里的蜡烛依次熄灭,信徒们在黑暗中诵读或咏唱,以此缅怀主耶稣基督并哀悼当年圣城耶路撒冷的沦陷(注:公元前586年耶路撒冷遭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焚毁)。
        为熄灯礼拜引入音乐是巴洛克时期法兰西作曲家的独创,M-A. 夏庞蒂埃和M. 德拉朗德两人则为先行者。弗朗索瓦·库普兰(François Couperin 1668.11.10-1733.9.11)的三首「熄灯日课」出版于1714年,其兼任路易十四御前管风琴师和皇家大键琴师期间,乃为朗尚皇家修道院(Abbaye royale de Longchamp)的圣周礼拜而作。唱词取自「旧约圣经」中“耶利米哀歌”(注:古希伯来先知耶利米所作,记述其对圣城陷落的预言、悲叹和祈愿的诗歌)第一章的前14小节。库普兰在为「熄灯日课」撰写的出版序言中明确提到三首都是为圣周四的仪式所写。由于圣周四的部分仪式常被安排在前一日晚间完成,故作品的正式法语全称为"Leçons de ténèbres pour le mercredi saint"(圣周三熄灯礼拜)。
        不同于为单声部女高音创作的前两首,第三首采用了两位女高音辅以低音维奥尔琴和管风琴伴奏的方式,双声部的卡农(轮唱)特质,明显有别于当时更为普遍的经文歌(motet)样式,宣叙和咏叹的巧妙运用,在彰显哀恸情绪之同时,更以一种近似于洛可可的纤巧细致与戏剧性渲染,于更深层面挖掘出音乐与诗歌的感人力量。

唱词对照本(拉丁语-中文):
Jod......
Manum suam misit hostis ad omnia desiderabilia eius
Quia vidit gentes ingressas sanctuarium
Suum de quibus praeceperas ne intrarent in ecclesiam tuam
敌人将魔爪伸向她所有的宝藏
虽神圣领地不容异族随意踏足

此刻她却只能面对这无情亵

独唱: 卡罗琳·桑普森***
        (Carolyn Sampson)
         玛丽安·比耶特·基***
        (Marianne Beate Kielland)
演奏: 国王合奏团***
        (The King's Consort)
指挥: 罗伯特·金***
        (Robert King) 

九夏樂音:

時難年荒世業空,弟兄羈旅各西東 。
田園寥落幹戈後,骨肉流離道路中 。
吊影分為千里雁,辭根散作九秋蓬 。
共看明月應垂涙,一夜鄕心五處同 。


七言: 《望月有感》
詩作: 白居易(唐)
樂曲: 靜夜思(琵琶與樂隊協奏曲)
作曲: 肖義璞
琵琶: 方錦龍
協奏: 济南前衛民族樂團

琵琶: 張式業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罗德里戈「月下情歌协奏曲」
首乐章: 不太快的快板-行板
(Concierto Serenata for Harp and Orchestra - I. Estudiantina: Allegro ma non troppo-Andante)

        西班牙盲人作曲家华金·罗德里戈(Joaquín Rodrigo 1901.11.22-1999.7.6)在其38岁那年凭借一部为吉他与管弦乐队而作的「阿兰胡埃兹协奏曲」饮誉全球,并藉该作将20世纪吉他演奏艺术推向巅峰。
        尽管罗德里戈本人只是钢琴家出身,对于其它乐器的特性与演奏技法亦谈不上熟稔,然有珠玉在前,一些演奏家仍陆续向其发出了委约,除为本国的吉他宗师塞戈维亚和罗梅罗家族创作吉他协奏曲外,更有詹姆斯·高尔韦及朱利安·劳埃德·韦伯相继委托其谱写长笛及大提琴协奏曲。这部完成于1952年的「月下情歌协奏曲」,其创作缘起或是出于罗德里戈个人对于竖琴音色之钟爱,同时也携此作向当时著名的西班牙竖琴演奏家尼卡诺尔·萨巴列塔表示敬意。全曲三个乐章,分别附以“学生乐队”、“间奏”及“傍晚”的题注。首乐章以各种管乐器模仿出故弄玄虚而有些引人发笑的不协和音,轻松而富动感,仿佛是演奏不同乐器的年轻人在互相较劲和打趣,而这一切都在和谐统一在竖琴拨出的类似进行曲的主题之中,草台班子的奇趣表演居然也变得如此有声有色,迷人动听。
        该作在问世后的第四年,由题赠者萨巴列塔与西班牙国立管弦乐团在马德里首演并获成功。相隔十一年后,已过花甲之年的罗德里戈又以塞维利亚城内的希拉达钟楼为灵感,创作了另一部竖琴作品「希拉达的钟声」(Sones en la Giralda),题赠对象则是另一位享誉世界的西班牙竖琴女神--玛丽萨·罗布莱斯(Marisa Robles)。

独奏: 尼卡诺尔·萨巴列塔*** 
        (Nicanor Zabaleta 1907.1.7-1993.3.31)
协奏: 柏林广播交响乐团*** 
        (Rundfunk-Sinfonieorchester Berlin)
指挥: 恩斯特·马岑朵夫***
        (Ernst Märzendorfer 1921.5.26-2009.9.16)

古水:

阿尔芬「"山大王"组曲」
第四段: 牧羊女之舞
(Alfvén: Bergakungen Suite - IV. Vallflickans dans)

        雨果·埃米尔·阿尔芬(Hugo Emil Alfvén 1872.5.1-1960.5.8)早年于斯德哥尔摩音乐学院学习小提琴,同时兼修作曲,毕业后成为斯德哥尔摩皇家歌剧院以及瑞典皇家管弦乐团的小提琴手。25岁开始游学欧洲,先后在布鲁塞尔与德累斯顿深造小提琴演奏和指挥法,回国后受聘成为斯德哥尔摩皇家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并从1910年起担任乌普萨拉大学音乐系主任近30年。
        作为瑞典国民乐派的代表人物,阿尔芬的音乐在继承勃拉姆斯古典传统理念的同时,深受R. 施特劳斯配器手法影响,表现出旋律优美动人,节奏明快强烈,音色层次丰富之特点。其一生创作偏重于管弦乐,且多具标题性,民间元素的运用及厚重的织体结构,常令人联想到北欧气候特征与人文地理。除了五部交响曲和三首带附标题的“瑞典狂想曲”(其中第一号“仲夏守夜”为作曲家最著名作品)以外,舞台配乐也是阿尔文擅长之体裁,其于1923年为芭蕾哑剧「山大王」(Op. 37)所作音乐,极富浪漫色彩与狂想气质,具备非凡绘画造诣的阿尔芬,将其对于色彩和光影的敏锐直觉赋予每个音符,使音乐如一幅幅水彩画般给予听者多元感官印象。
        组曲第四段,出自舞剧第三幕中牧羊女为山大王献舞之场景,由一段动感快速的舞蹈主题连缀忧郁柔缓的中间部构成鲜明的情绪对比,后段是舞曲主题的简单再现,无穷动般的乐句反复,让人仿佛看到少女摇曳身姿间的飞扬神采。    

演奏: 斯德哥尔摩交响乐团**
         (Stockholm Sinfonietta)
指挥: 扬-奥勒夫·韦丁**
         (Jan-Olav Wedin)

古水:

        挪威国宝级口琴演奏家西格蒙·葛洛文(Sigmund Groven)的音乐之路始于1955年,当时9岁的他无意中从广播里听到口琴界前辈大师汤米·瑞利(Tommy Reilly 1919-2000)吹奏的一曲「Firefly」(萤火虫)后,立刻被这种乐器的美妙音色深深吸引,从此矢志成为一名音乐家。60年代中期,在追随瑞利学习口琴吹奏技法多年后,葛洛文开启了自己的独奏及创作生涯,从巴赫的古典作品,到披头士乐队的摇滚金曲,再由北欧民谣至当代流行及个人原创,在一支纯银的半音阶口琴里,幻化为一段段别具韵味的醉人旋律,醇厚中透出温情浪漫,灵动中蕴含质朴清新。
        在其98年专辑"Harmonica Album"中,大师精选了多首自己钟爱的电影音乐,以口琴搭配钢琴、管弦乐,呈现出与原曲截然不同却让人过耳难忘的隽永气质。这首"Motlys"(背光)出自葛洛文本人在70年代的创作,半音阶口琴富于变化的音调及柔婉浪漫的音色特质,将萦绕在作曲家记忆深处的恋恋乡愁,编织成一支宁静淡雅的诗意小品,光影疏密中,流淌着过往岁月的点滴欢愉,琴韵悠扬间,更诉说着思乡游子的真挚情怀......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莫扎特「降E大调第二钢琴四重奏
末乐章: 小快板
(Piano Quartet No. 2 in E♭ Major, K. 493 - III. Allegretto)


        1781年定居维也纳后不久,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便以卓绝的钢琴演奏技艺,树立起自己在音乐之都的地位,同时,在歌剧(后宫诱逃)及(钢琴)协奏曲创作上的成功,亦令其跻身当时一流作曲家之列。
        受当时上流社会娱乐风尚和审美情趣之影响,这一时期的莫扎特对弦乐四重奏产生了浓厚兴趣,加之个人对“弦四之父”海顿作品的倾慕,便诞生了后世所称的六首“海顿四重奏”。当然,创新求变的莫氏更将钢琴引入该种体裁,使之在音色、音域及和声语言上更臻饱满丰富,进而开启了以钢琴替代弦四第一小提琴,或言以钢琴搭配弦乐三重奏的演奏形式。同所有钢琴参与的室内乐形式一样,键盘乐器在音乐中的主导作用与突出地位在钢琴四重奏中依旧显而易见,延续弦四中各声部间均衡与和谐的同时,每件乐器之独特个性及独立语言更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得益于同时期在钢琴协奏曲写作上的成功经验,莫扎特在弦乐器同键盘乐器的对话中,捕捉到了那种细致微妙的默契与平衡。
        相继完成于29和30岁时的两部钢四K. 478和K. 493,是莫扎特为室内乐曲库奉上的匠心之作,作曲家天性中的纯真与乐观元素,无时不刻弥漫在自然流淌的乐句间,教人在亲密且轻松氛围中感受发自内心的真挚情怀。降E大调第二号,回旋曲式末乐章,钢琴先声夺人奏出呈示部主题,小提琴携手中提琴接过并反复,大提琴作低音衬托,主题回到钢琴并以切分音对应弦乐声部如歌主题;发展部旋律与和声在键盘与弦乐声部间交替互换,简短的插部经变调再现后;进入钢琴主导的再现部,乐章开头的欢乐情绪得到渲染加强,全曲在坚定的节奏音型中结束。
        这版演绎是钢琴大师巴伦博伊姆于2018年在落成不久的皮埃尔·布列兹音乐厅(Pierre Boulez Saal)的现场录音,担任弦乐声部的乐手均来自其亲手创办的西东合集管弦乐团,而小提琴手更是其任乐团首席的儿子迈克尔,老少搭配,张弛有度,大师本人在钢琴及室内乐上的深厚造诣自是完美诠释之关键! 


小提琴: 迈克尔·巴伦博伊姆**
            
(Michael Barenboim)
中提琴: 尤莉娅·狄尼卡
** 
            
(Yulia Deyneka)
大提琴: 基安·索尔塔尼
**
            
(Kian Soltani)
钢琴: 丹尼尔·巴伦博伊***
         (Michael Barenboim)